1. <div id="u824e"><ol id="u824e"><mark id="u824e"></mark></ol></div>
            <div id="u824e"></div>

              数字化校园
              《水形物语》拿奥斯卡最佳影片:好莱坞的全方位倒退
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主页 > 数字化校园 > 每日一诗 >
              《水形物语》拿奥斯卡最佳影片:好莱坞的全方位倒退
              时间:2018-03-08 来源:未知 作者:北京新东方扬州外国语


              在进入正题之前,我必须承认,我对吉尔莫·德尔·?#26032;?#26159;有偏见的。

              德尔·?#26032;?#26080;疑是个有名的?#20339;藎?#20294;我们很难分清,他的知名度有多少是靠他的作品赢来,又有多少是靠他的Twitter状态和“坏”品味赢来。

              德尔·?#26032;?#26377;没有拍出过杰作?或许《潘神?#25343;?#23467;》勉强沾得上边。不过他的观影品味,他平均每天转发的十来条Twitter,?#36864;奥?#21508;类奇异收藏品的“奇异山庄”,才是他大部分存在感的来源。不信就查查豆瓣吧:他在这里得到评分最高的作品,不是他的任何一部电影,而是他的展示自己笔记、藏品与爱好的画册——《吉尔莫·德尔·?#26032;?#30340;奇思妙想》。

              ?#27426;?#25171;个不恰当的比方,迷影热情这东西,就像是球场上的垃圾话。只有当你有实力支撑这些外在且?#25105;?#30340;东西时,它们本身才会产生足够的意义。

              马丁·斯科塞斯和昆汀·塔伦蒂诺?#25343;?#24433;热情之所以具有感染力,首先是因为他们的作品足够出色。前者的镜头运动是如此有力,以至于你会为了研究它的由来,去看一部迈克尔·鲍威尔在1950年代拍摄的歌剧电影;后者的剧情细节是如此有趣,以至于你会愿意为他抛出的一个?#20498;#?#21435;寻找那些诞生于1960年代的意大利西部片和日本剑戟片。

              那么德尔·?#26032;薜拿?#24433;热情呢?它确实值得敬佩。毕竟不是什么人?#23492;?#22312;五十多岁时,还像个青春期少年一样,保持着自己对廉价B级片的热情。但不管你有多喜欢《水形物语》,你真的愿意让自己相?#28504;?#26159;一部杰作吗?你真的愿意为了它去看1954年的那部《黑湖妖谭》吗?我猜答案是否定的。

              《水形物语》剧照。

              说到底,《水形物语?#20998;?#26159;一部用来展示好莱坞的工业水准和“社会良心”的套路之作,更何况就连这个被人讲过无数遍的“王子-公主”童话故事,都被德尔·?#26032;?#35762;得如此无精打采。

              而奥斯卡给予这部套路之作如此多的肯定,则又一次地?#24471;?#20102;好莱坞的创意枯竭,以及对政治正确信条的走火入魔。只要片中有迷影情结,评委就会为之买单;只要影片为少数派人群打call,评委就会自认为有义务将它推上领奖台。

              至于它的艺术水准如何,则是好莱坞与奥斯卡评委最不关心的一个方面。影片是否表现出了边?#31561;?#32676;的特殊性,是否以富有创意的方式对好莱坞陈规进行了重新利用,他们通通都不在乎。奥斯卡的竞争已经成为了一张标准试卷,只要你把该填的答案填到空里,且字迹不要太?#20160;藎?#38405;卷考官就会给你一个不错的分数。至于你答题时走不走心,或者在不同题目之中体现的观点是否自相矛盾?Who cares!

              奥斯卡是好莱坞用来自我催眠的一场戏,并且他们还会想当?#22351;?#20197;为,那些在周围看热闹的人,同样会被他们的催眠术所洗脑。不过最起码,作为一个吃?#20808;?#20247;,我想要保持独立思考的能力。而在我看来,《水形物语》就像片中怪物所栖身的水塘一样,充满着陈腐的臭味。


              德尔·?#26032;?#26159;个很聪明的?#20339;藎?#20182;在《水形物语》的开头,便?#25165;?#20102;女主角——哑女清洁工艾丽莎——的一场自?#32943;貳?#36825;样的设计,几乎会满足几乎所有人的需求:直男观众会为女主角的胴体虎躯一震;女性主义者和残?#20808;?#22763;同情者会认为,这场戏尊重了女性/残?#20808;?#22763;的欲望;至于Cult片影迷,则找到了拿这部电影自我标榜的理由:我爱看的这部电影是一部edgy的成?#36865;?#35805;哦,跟你们喜欢的那些迪士尼电影不一样。

              但在这场戏里存在一个有趣的问题:艾丽莎究竟是欲望的主体,还是男性目光之下的客体呢?我们?#22351;?#32780;知,毕竟艾丽莎因为失声,已经无法在这部电影中获?#27809;?#35821;权。而简单?#30452;?#22320;把这场戏看成是?#34892;缘佳?#23545;女主?#26031;?#30340;窥淫式展现,也未免过于牵强,以至于和那些拿着政治正确大棒批斗昆汀、伍迪·艾伦和?#24230;?#22359;广告牌?#20998;?#23665;姆·洛?#36865;?#23572;?#24039;?#30340;人没什么区别。

              但我们可?#28304;?#24433;片对其他女人的态度?#26657;?#21457;现一些刺耳的杂音。作为黑人女性和底层劳动人民的代表,奥克塔维亚·斯宾瑟饰演的清洁工,自然不能?#22351;?#32618;。于是就像那个把自己被美式清教徒价?#20498;?#21387;抑的欲望,投射在艾丽莎身上的保安(迈克尔·珊农饰)一样,?#20339;?#24503;尔·?#26032;?#20284;乎把自己被政治正确规则所压抑的欲望,全都投射在了迈克尔·珊农在片中的妻子身上。作为片?#24418;?#19968;戏份较多的?#23383;?#20581;全女人,这个名为伊莲的?#24039;?#23545;整部电影来说,却只有一个乳房的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对伊莲的设置,难道不是继承了好莱坞主流电影对女性的物化倾向吗?只不过这种倾向?#35805;?#35013;在了对美国50年代主流价值的修正主义批判之下。但德尔·?#26032;?#22312;对待两种女性的态度上显然存在?#28504;?#37325;标准,而片中时常出现的那些?#21271;?#19979;三路而去,充满情色意味的指涉,也在印证着这一点。

              因为与影片的整体表达没有太大关系,所以它们的出现,就显得尤其刺眼。它们体现的是这部老套童话的成人性与进步?#26376;穡?#26377;可能。但在我看来,这个现象更适合用弗洛伊德的理论来解释:当你把德尔·?#26032;?#36825;样一个恶趣味?#20339;藎?#22622;进一个政治正确的铁架子里面时,?#36864;?#20182;的显意识一直健康正常,他的潜意识?#19981;?#25340;命地寻找各种出口,来发泄自己难以抑制的欲望。


              虽然包裹了一个B级片的外?#29301;?#20294;《水形物语》的整个设定,却完全符合好莱坞的政治正确信条:五位正面?#24039;?#20840;都是边?#31561;?#20307;的代表。

              艾丽莎代表了残?#20808;?#32676;和底层劳动者,她的同事塞尔达代表了有色人种与底层劳动者,她的室友吉尔代表?#36865;?#24535;/LGBTQ群体,帮助她救出人鱼的苏联裔科学家罗伯特/迪米特里,则代表着在冷战意识形态之下如履薄冰的外国移民。至于艾丽莎的人鱼爱人,更是蕴含着全世界所有被压迫的人民。这样的人物设定,简直能让好莱坞自由派人?#30475;?#21040;多重高?#34180;?/p>

              与之相对应,片中的反派人物都是?#38393;?#20581;全的?#23383;?#30452;男。性欲错乱的保安理查德,人生的唯一使命是完成上级交给他的任务,而他的上级霍伊特将军则是冷战意识形态的肉身呈现。至于令吉尔痴迷的那个甜品店店?#20445;?#34429;然来自加拿大,骨子里却完全遵循着美式保守价?#20498;郟?#27495;视黑人和同志。所有这些?#23383;?#30007;的脸上,都明明?#35013;?#22320;写?#28504;?#20010;字:“党同伐异”。

              遵从政治正确信条不是什么问题,只要能让人物变得生动真实,那么一部影片就完全可以在自己设立的框架之下,完成自洽。?#27426;?#27700;形物语》所提供的,却只是对美国政治?#36136;?#30340;简略图解:正面?#24039;?#22823;多是缺乏人?#24895;叢用?#21521;的天?#26775;?#32780;反面?#24039;?#26082;没有恶魔所应有的威慑力,也没有一个杰出反派所应有的个性。不信就看看片中那些寡淡的台?#25342;桑?#30495;的是够尴尬的。

              《水形物语》剧照。

              即便在几位正面?#24039;校?#25105;们也能划分出档次:最起码,由迈克尔·斯?#21450;?#39280;演的苏联科学家,显然比理查德·詹金斯和奥克塔维亚·斯宾瑟饰演的两个?#24039;?#26356;有发挥空间。不论是他在面对上级间谍时的不安,还是他在面对迈克尔·珊农时的释然,斯?#21450;?#30340;?#24039;?#37117;有着更复杂的多面性,而他的表演也能让我们看到,一位?#24895;?#28436;员是怎样在有限的时间里,呈现出了不同的层次。

              但最后获得最佳配角提名的却是詹金斯和斯宾瑟。他们在片中几乎没有任何高光时刻,但奥斯卡评委们依然决定为他们给予肯定。因为在他们背后站着的,是两个急需安抚的边?#31561;?#20307;?#20581;?#33267;于苏联移民科学家,对不起,现在?#25343;?#22269;已经没有这样一个物种了。

              这样的结果,似乎能?#24471;鰨?#34987;好莱坞体制压迫了几十年的黑人和同志群体,终于在这些年里扬眉吐气了。这是社会的进?#21073;?#20063;是平权运动的胜利。

              且慢,让我们来研究一下饰演“乳房”的演员——劳伦·李·史密斯。为什么这个面容姣好的白人女演员只能饰演“乳房”?一方面的原因大概是她的演技真的不太好。但另一部分原因,则是她曾在2005年主演过大尺度的情色片?#38431;?#25105;共眠》。而在好莱坞的逻辑里,如果你出演过类?#39057;?#24433;,那么不论你在其中的表现是好是坏,你在日后的生涯中也就只能出演一些荡妇类?#24039;?#20102;。

              这会不会只是个例?那让我们来看看另外一个例子。克洛伊·塞维尼,26岁?#26412;?#26366;经凭借《男孩不哭》,获得过奥斯卡最佳女配角提名,?#27426;?#21069;程大好的她,却因为在文森特·加洛的NC-17级电影《棕兔》里演了一场口爆戏,在之后的十多年里都没有在主流商业片中获得过重要?#24039;?/p>

              巧?#19979;穡?#25110;许?#21069;傘?#27605;竟塞维尼本身混的就是独立电影圈,或许她?#21448;?#35266;上也没有想要走入主流。但你要说好莱坞对《棕兔》之后的她没有任何歧视?大概也不可能。不然?#36855;?#20040;解?#36864;?#22312;之后的很多电影中只能靠同意出演裸戏?#25293;?#33719;得?#24039;?#21602;?

              好莱坞或许确实在走向多民族大团结,?#27426;?#24403;面对在美国根深蒂固的清教徒价?#20498;?#26102;,它依然保守。而这简直是个笑话,因为几乎所有人都知道,就连好莱坞近年来爆出的性丑闻与潜规则内幕,都仅仅是冰山一?#24688;?/p>

              与道德水准的崩坏相比,表里不一的伪善,更让人厌恶。《水形物语》虽然极力维护着好莱坞一团和气的表象,但在另一方面,它也同样遵循着好莱坞电影将女性物化,然后将女性污名化,最后将被污名化的女性丢到一边的老规矩。


              《水形物语》在?#25345;?#31243;度上是一部情怀片,因为它充满了对1950年代好莱坞?#25343;?#24433;情结。但很抱歉,迷影情结在被无数人滥用的今天,已经差?#27426;?#26159;个脏字了。如果你拍一部电影就只是为了迷影,那你还是自个儿一边迷去吧。

              德尔·?#26032;?#22312;《水形物语?#20998;?#21152;入的诸多迷影元素,对影片的整体表达有多少助益?反正眼拙如我是无法领会。它在整体上所致敬的《黑湖妖谭》,本来就是部过时的烂片,而在片中的影院与电视上播放的几部老片,既没有与影片内容有什么互文关系,也没有用间接的方式向我们揭示主?#26031;?#30340;更多内心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《水形物语》剧照。

              说好听点,这些老片为影片提供了?#27426;?#30340;?#36125;校凰的?#21548;点,这只是德尔·?#26032;?#29992;来俘获那些老年奥斯卡评委的花招。至于在片中突兀出现的那段黑白歌舞场景,虽然非常风格化,却完全逃脱在了影片的整体气质之外,以至于让人禁不住怀疑:这是不是是德尔·?#26032;?#30475;完《爱乐之城》后在片场临时加的戏?

              《水形物语》确实有着不俗的制作,但它的制作水平在它所处的类型?#26657;?#24182;没有完成什么突破。而它的内容,虽然完成了平权加迷影的双重任务,戳中了奥斯卡评委的心窝,但疲软的叙事、对边?#31561;?#20307;投机却不走心?#25343;?#32472;(德尔·?#26032;?#30495;的?#27599;?#30475;《推拿》和《湖畔陌生人》)和对女性?#24039;?#30340;双重态度,都让它的最终获?#27605;?#24471;有些可笑。

              游海洪


              上一篇:《小萝莉的猴神大叔》感动中国观众:眼泪不会撒谎
              下一篇:无台词电影《海女》:朱莉·戈蒂埃用优雅为女性发声

              华东15选5中奖几率
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u824e"><ol id="u824e"><mark id="u824e"></mark></ol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u824e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u824e"><ol id="u824e"><mark id="u824e"></mark></ol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u824e"></div>